基督教會相聲《「釣魚」計劃》中共輕易釋放基督徒的陰謀

視頻簡介

周智勇是一名基督徒,因傳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酷刑折磨半個月後,審訊未果,中共突然將周釋放。周智勇暗自慶幸離開了鬼地方。正當周智勇準備接觸弟兄姊妹時,一個又一個的怪事卻出現了……直到有一天他再次被警察抓捕,這才真相大白,原來中共是在放長線釣大魚!三年的刑期,讓周智勇對中共抵擋神的邪惡實質有了更深的認識,同時產生了真實的恨惡,他更加渴慕真理、嚮往光明,並立心志:不管前方道路有多艱險,也要跟隨神走到底!

廣告

《救贖時代的工作內幕》選段

  耶穌道成肉身雖然毫無情感,但是他對他的門徒總是給予安慰、供應、幫助與扶持,他作了多少工作,受了多少苦,對人他從不提出過分的要求,只是一味地忍耐包容人的罪過,以至於恩典時代的人都親切地稱呼他為「可愛的救主耶穌」。當時在人來看,也就是所有人所看到的耶穌的所有所是是憐憫與慈愛,他從來不記念人的過犯,不因著人的過犯而待人。因著時代的不同,他常常賜給人豐富的飲食讓人得以飽足,他恩待跟隨他的所有的眾百姓,給他們醫病、趕鬼,讓死人從死裡復活,為了讓人能夠相信他,看見他所作的一切都是出於真誠、懇切,甚至他將腐爛的屍體拯救過來,讓人看見就是死人在他手裡也得以復活。他一直這樣在人中間默默地忍耐著,作著他的救贖工作,就是在他未釘十字架以先,他已經擔當了人的罪,他已經成了人的贖罪祭。為了救贖人類,他在未上十字架以先,已經開闢了十字架的道路,最終他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為十字架犧牲他自己,他將自己的全部憐憫、慈愛與聖潔賜給了人類。他對人是一味地寬容,從不報復,而是赦免人的罪過,教訓人都當悔改,也讓人都應該有忍耐、包容、愛心,走他所走的路,為十字架而犧牲。他愛弟兄姊妹超過了愛馬利亞,他作的工作都是以醫治人、給人趕鬼為原則,這些工作都是為了他的救贖。無論走到哪裡,凡是跟隨他的人,他都恩待他們,讓窮人得以富足,讓癱子得以行走,讓瞎子得以看見,讓聾子得以聽見,以至於他召集那些最低賤的窮乏人,也就是罪人來與他同坐席,他從不嫌棄他們,而是一直忍耐,以至於他說「當牧人將一百隻羊中的一隻羊丟失之後,他會撇下其餘的九十九隻,而尋找迷失的那隻羊,既尋見了他必大大歡喜」。他愛跟隨他的人就如母羊疼愛小羊羔一樣,這些人雖然愚昧無知,在他的眼中都是罪人,而且也是社會最下層低賤的人,但是他卻把這些罪人——別人所瞧不起的人,看為眼中的瞳人,既看中他們就為他們捨命,又如羔羊被獻在祭壇上一樣,他在他們中間似乎只是他們的僕人,任他們使用、宰殺,毫無條件地順服。他對跟隨他的人是可愛的救主耶穌,對於那些站在高台上教訓人的法利賽人來說,他卻並不是憐憫慈愛,而是厭憎反感。他在法利賽人中間的工作並不很多,只有偶爾的教訓與斥責,在他們中間不作救贖的工作,也不行神蹟奇事。他的憐憫慈愛都賜給了跟隨他的人,為這些罪人忍耐到了路終,被釘在十字架上,忍受了一切羞辱,才將整個人類完全救贖了回來,這是他的全部工作。 Continue reading “《救贖時代的工作內幕》選段"

漂泊的心不再流浪

菲律宾 诺博

  我叫诺博,是菲律宾人。从小我就跟着妈妈信神,和我的兄弟姐妹一起去教堂听道。虽然我信主多年,但感觉自己没有什么变化,还跟外邦人一样,心里整天想的都是怎样能赚到更多的钱,能过上好日子,享受好的生活。此外,我经常跟朋友去喝酒,一旦有余钱还去赌博。尽管我知道做这些事不合主的心意,也常常向主祷告认罪,并且向主立定心志,说我会改变自己这些不好的习惯,从此不再犯罪,但在朋友的勾引与怂恿下,我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就这样,我变得越来越堕落,也不再用诚心向神祷告,每周只是作几次简单的祷告应付了事。有时候我感到很绝望,因为我知道再来的时候要根据每一个人的所做所行审判人,决定每一个人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我觉得自己这样堕落,神不会再原谅我了。后来,我结婚有了孩子,满脑子想的都是妻子儿女,早将信神的事抛在脑后了。为了儿女的未来,也为了实现自己发家致富的愿望,我决定出国打工,于是我来到了台湾。找到工作后,我还是没有改变自己以往的生活方式,闲暇之余,我都会跟同事一起去唱歌、喝酒,过着吃喝玩乐的生活,早将信神的事抛在了脑后。

信神,真理,主,福音,禱告
Continue reading “漂泊的心不再流浪"

基督教會歌曲《神希望更多的人得到他的救恩》上帝的告誡

視頻簡介

1 神希望有更多的人在神的說話與作工面前能仔細考查,認真敬虔地對待這一重要的訊息,不要踏著這些受懲罰之人的後塵,更不要做保羅——明知真道故意抵擋——失去贖罪祭,失去贖罪祭。神不希望有更多的人受懲罰,而是希望有更多的人得著救恩,跟上他的腳蹤,進入他的國度。

2 神對待任何一個人都是公義的,無論你的年紀多大,資格多老,甚至你曾經受過受過多少苦,神的公義性情是永遠都不會因著這些而改變的。神不會高看任何一個人,也不會偏待任何一個人,他對待人的態度是根據人能否放下一切來接受真理,接受他的新工作。你若能領受他的新作工,領受他所發表的發表的真理,那你就能得到神的救恩,那你就能得到神的救恩,得到神的救恩。

摘自《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後記》

被提的真意是什麼

李 歡

  我與很多信的弟兄姊妹一樣,都在盼望著主耶穌的再來,我們守著經上說的:「以後我們這活著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裡,在空中與主相遇。這樣,我們就要和主永遠同在。」(帖前4:17)為此,我們都在痴痴地望天看雲,盼望有一天主耶穌再來時把我們提到雲裡,在空中與主相遇。可這麼多年過去了,眼看著現在災難越來越大,主再來的預言都基本應驗了,但我們卻沒看見有哪個信徒被提上天了。我不由得想:「主怎麼不來接我們呢?主是信實的,主應許在末世要來接我們進天國,那主的應許必會成就應驗,這一點我不能懷疑。可為什麼到現在我們還沒有被主提到空中?難道是我們的盼望有什麼問題嗎?」

保罗讲道,冠冕,空中被提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一位在外作工多年的講道人回來了,從她那兒我得到了一些新亮光。姊妹針對我的問題給我交通說:「你所持守的這節經文是保羅說的,並不是主耶穌說的。保羅只是一個使徒,他的話雖然記載在聖經裡,有些話屬於聖靈的開啟,但他的話即使符合真理也不是神的話,不能與神的話相提並論,更何況保羅說的話有些還不屬於聖靈的開啟,而是出於他的觀念想像,帶有人意摻雜,沒有神的話作根據。所以在迎接主再來這件事上,我們不能以保羅所說的話作為依據,而是應該根據主的話尋求主的心意,因為主的話才是真理,是準確無誤的。」聽完姊妹的交通,我心想:「是啊,主耶穌確實沒有說過『空中被提』這話,這話是保羅說的。保羅只是一個人,他的話確實不能代表神的話,我們不應該把保羅的話作為迎接主再來的依據,我信神還是應以神的話與神的作工作根據,這才合主的心意啊!」 Continue reading “被提的真意是什麼"

聖靈的說話《真正的「人」指什麼》

視頻簡介

全能神說:「我所造的人本是有我形像的、有我榮耀的聖潔的人,原本不屬撒但,也未經撒但踐踏,純粹是我的彰顯,本無有撒但的一點毒素。所以,我讓人都知道我要的只是經我手造的,也是我愛的本不屬它物的聖潔的人,而且我也以其為我的享受、為我的榮耀,但我要的並不是經撒但敗壞的而且今天又屬撒但的並非是我起初造的人類。因我要奪回我在人間的榮耀,所以我要將人類的『倖存者』徹底征服,來作我打敗撒但的榮耀的證據,我只以我的見證為我的結晶,作為我的享受之物,這是我的心意。」

基督教會電影《福音使者》背起十架傳揚國度福音【預告片】

視頻簡介

陳毅欣信二十多年,熱心為主作工傳道,曾被中共抓捕坐監四年,為主站住了見證。然而,教會日益荒涼的慘景使她陷入了痛苦與迷茫之中。後來,她有幸聽到了全能神末世福音,終於與主重逢了!她滿心歡喜,把主回來的喜訊告訴給宗派裡的弟兄姊妹,沒想到換來的卻是毀謗、侮辱、驅趕、打罵……陳毅欣從全能神的話中看到了神拯救人類的急切心意,她認識到擴展神的國度福音是神的託付,更是每一個受造之物的使命,是義不容辭的責任……幾年來,她去過多個省、市傳福音見證神,期間屢遭宗教界的逼迫、棄絕,中共撒但政權的追捕、迫害,受了不少苦,她雖然有過軟弱,但在這樣的苦難經歷中,她看清了宗教界被敵基督、假牧人控制的真相,以及宗教界信神卻抵擋神的實質,也看到了神對人類的愛與拯救,在全能神話語的引領和神愛的激勵下,她肩負神的託付,不畏險難,奮勇向前……

摧殘中的生命之歌(三)

河南省 高靜

  熬到將近一個月的時候,我實在扛不住了,真想好好睡一覺,哪怕只有一小會兒也行。可這些惡魔沒有一點人性,只要見我閉上眼睛,馬上就將滿滿一杯水猛地潑到我臉上,使我猛然一驚,艱難地睜開眼睛。我的體力消耗殆盡,似乎生命也到了盡頭,但神一直保守我,使我意識還很清醒,信心堅定絕不能背叛神。他們見從我口中得不到一點消息,又怕真的弄出人命,只好將我抬回看守所。五六天過後,我的身體還沒恢復,他們又把我拉出去銬在老虎凳上,腳上仍套著幾十斤重的腳鐐,再次對我進行嚴刑逼供、毒打虐待,又折騰了十來天,直到我實在支撐不住了才把我送回看守所。過了五六天後,他們又故伎重演,就這樣半年的時間反反覆覆不知多少次,我被折磨得精疲力竭,從心裡放棄了活下去的希望。我開始絕食,幾天滴水未進。惡警們就強行給我灌水,一個按著我的頭,一個捏住我的臉頰,掰開我的嘴往裡灌,水順著我的嘴角、脖子流到衣服裡,浸濕了我的上衣,我感覺渾身冰冷,想掙扎,可我連挪動一下頭的力氣也沒有。見絕食這個辦法不行,我又想藉著上廁所的機會撞牆而死。我拖著幾十斤重的腳鐐,扶著牆一步一挪地往廁所走。由於長時間不吃飯,我眼睛昏花看不清路,一路上不知跌倒多少次,模模糊糊地看到腳腕處被鐵鐐磨得已是血肉模糊,不停地淌著血。途經窗戶時,我抬頭向外望去,看著遠處來來往往的人群,我內心突然有一種奇妙的感動:在這千千萬萬的人中,有幾個是信全能神的?而我就是其中的一個幸運者,是神在芸芸眾生中揀選了我這個不起眼的人,又用他的話語澆灌供應我,將我一步步帶到今天,我得著了神賜給的天大福氣,為什麼還要尋死?這不是太傷神的心了嗎?此時,神的話也在我耳邊響起:……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帶著鼓勵、帶著期盼的話語句句溫暖、激勵著我的心,使我倍受感動,有了繼續活下去的勇氣。我在心裡給自己鼓勁:惡魔只能摧殘我的肉體,而我的心永遠屬於神,我要堅強,絕不能垮下去!於是,我拖著沉重的腳鐐一步一步地往回走。朦朧中,我想起了遍體鱗傷的主耶穌背著沉重的十字架艱難地走向各各他的景象,想起了全能神的話:耶穌在上耶路撒冷的路上,心中猶如刀絞痛苦萬分,但是在他心中絲毫沒有一點反悔的意思,總有一種強大的力量來支配他走向被釘十字架的地方。(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此時,我的眼淚再也止不住了,順著臉頰淌了下來,我在心裡向神禱告:神啊!你那麼聖潔、至高無上,卻為拯救我們親自道成肉身,受盡屈辱、痛苦為我們釘在了十字架上。神啊!你的憂傷、你的痛苦誰曾體察?你為我們所付的心血代價誰又曾理解、體會?如今我經歷這樣的苦難是為了自己能蒙拯救,更是你對我的成全,使我在中共惡魔的殘害中看清它的邪惡實質,不再受它迷惑蒙蔽,從而脫離它的黑暗權勢。神啊!不論何時你都在為著我們人類而付出、受苦,把你全部的愛都獻給了我們。神啊!此時我什麼也不能做,只願把我的心全部獻給你,苦再大也要走到底,站住見證滿足你……因兩個月以來不管遭受什麼樣的毒打折磨,我從未掉過一滴眼淚,所以當我回到審訊室,惡警們見我滿臉淚水,以為我妥協了,其中那胖惡警得意地笑著問:「你想通了嗎?招不招?」我沒有理他,他的臉一下子變得發紫,突然掄起胳膊在我臉上狠搧了不知有多少下,我的臉被打得火辣辣地疼,嘴角不停地流血,血一滴滴流在地上。另一個惡警又把滿滿一杯水潑在我臉上,咬牙切齒地吼道:「不怕你不招,今天是共產黨的天下,你不說也照樣給你判刑!」但無論他們怎樣威脅恐嚇,我始終一言不發。 Continue reading “摧殘中的生命之歌(三)"

摧殘中的生命之歌(二)

河南省 高靜

  第二天一早,伴隨著一陣「咣噹」聲,號房的鐵門被打開了,一個管教喊道:「無名氏出來!」我愣了一下才知道是在叫我。到了審訊室,警察又讓我交代姓名、住址和教會的情況,我一言不發,低著頭坐在椅子上。一連審了一個星期,最後一惡警指著我罵道:「他媽的!老子們陪你這麼多天了,你一個字也不說,行,你等著,有你好看的!」說完,兩個惡警摔門而去。一天傍晚,惡警又來傳訊我,給我戴上手銬塞進了警車。坐在車裡,我心裡不由得有些恐慌:他們要把我弄到哪裡去呢?不會是把我拉到野地裡糟踏我吧?會不會把我裝進麻袋扔到江裡餵魚?我感到特別害怕,這時生命經歷詩歌《國度》中的幾句歌詞在我耳邊回響:「神是我後盾我還怕什麼 與撒但爭戰到底 神高抬我們當撇下一切 在基督苦裡有份 預備好我愛完全獻給神 榮耀中與神降臨……」頓時,一股無窮的力量在我心裡油然而生,我抬頭望著窗外,心裡默默地揣摩著歌詞。一個惡警見我一直向外看,「噌」地一下把車窗簾拉了下來,凶惡地衝我吼道:「看什麼看!把頭低下!」我被這突如其來的喝斥聲驚得一哆嗦,隨即低下了頭。四個惡警在車裡不停地吞雲吐霧,頓時車內烏煙瘴氣,嗆得我直咳嗽。這時,坐在前排的一個惡警扭過身來,用手捏著我的下巴,朝我臉上吐了一口煙,不懷好意地說:「告訴你,只要你全招出來,不用受苦就可以回家了。看你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姑娘,長得也挺漂亮……」說著就用手摸我的臉,衝我擠眉弄眼,還淫笑著說:「要不給你找個對象吧。」我把臉扭到一邊,用戴著手銬的手擋開了他的手,他頓時惱羞成怒:「還挺厲害呀,等到了地方你就老實了!」車子繼續向前行駛,我不知道自己將要面臨什麼,只能在心裡默默地向神呼求:神啊!今天我豁出去了,無論這些惡魔用什麼手段對待我,只要一息尚存,我就要在撒但面前為你作剛強響亮的見證!

  半個多小時後,車子停了,惡警一把將我從車上拽下來,我踉蹌著站穩,向四周望去。此時天已經黑透了,周圍只有幾座空房子,連一點燈光都沒有,顯得格外陰森恐怖。我被押進其中的一座房子,屋裡放著一張辦公桌和一張沙發,屋頂吊著一盞白熾燈,照得四周慘白慘白的,地上有繩索、鐵鏈子,遠處還有一個用厚鐵塊製成的椅子。面對這陰森恐怖的場面,我不由得心發慌、腿發軟,便坐在沙發上平復心緒。這時進來幾個人,其中一個大聲訓斥我:「你往哪兒坐呢?那是你坐的地方嗎?起來!」邊說邊上前踢了我幾腳,又一把揪住我胸前的衣服將我拽起來,拖到鐵椅子跟前。另一個惡警對我說:「告訴你,這可是個好東西,只要在上面坐上一段時間就會讓你終身『受益』的,這是專門為你們信全能神的人預備的,一般人還不讓坐呢。只要你乖乖聽話,如實回答問題,就不讓你坐那兒。說吧,你來貴州幹什麼,是不是傳福音?」我沒說話,旁邊一個彪悍的惡警指著我的鼻子罵道:「你少他媽的裝啞巴!再不說,讓你坐上去嘗嘗它的滋味!」我依然保持沉默。

  這時,又進來一個打扮得妖裡妖氣的女人,她是這幫惡警找來當說客的。她假裝溫和地勸我說:「小妹,你在這兒人生地不熟的,又沒有親人朋友,你說了吧!說了以後我給你找工作,在我們這兒找個對象嫁了,姐姐保你找個好的,不行你就到我家當保姆,我每月給你錢,這樣你就可以在這裡安家落戶了。」我抬頭看了她一眼,沒有答話,心想:魔鬼就是魔鬼,他們不承認神,只會為了錢財、利益不擇手段地做壞事,現在又想用利益來收買我,讓我背叛神,我豈能中他們的詭計成為可恥的猶大?她見一番「苦口婆心」沒有絲毫收穫,覺得我讓她在惡警面前顏面掃地,立即撕掉偽裝顯出原形,卸下她背包上的帶子狠狠地朝我身上抽了幾下,最後氣勢洶洶地把包往沙發上一扔,搖了搖頭很無奈地站到了一邊。見狀,一個胖惡警上前一把揪住我的頭髮將我朝牆上猛撞幾下,咬牙切齒地吼道:「讓你不識抬舉,讓你不識抬舉!說不說?」我被撞得眼冒金星,腦袋「嗡嗡」直響,感覺天旋地轉,摔倒在地上。他又像拎小雞似的把我拽起來撂在鐵椅上,我緩了一會兒才微微睜開眼睛,看見他手中還攥著我的一綹頭髮。我從頭到腳都被固定在鐵椅上,胸前卡著一塊厚厚的鐵板,手銬與鐵椅連在一起,雙腳上套著幾十斤重的腳鐐,也固定在鐵椅上,整個人就像雕像一樣動彈不得。冰冷沉重的鐵鏈、鐵鎖、鐵銬將我牢牢地卡在鐵椅上,使我苦不堪言。看著我痛苦的樣子,惡警們得意地嘲弄我:「你信的神不是全能的嗎?咋不來救你呀?咋不把你從老虎凳上救走?你還是說了吧,你的神救不了你,只有我們才能救你,你說了我們就放你走,你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信什麼神!」面對惡警們的諷刺挖苦,我心裡很平靜,因為神的話說:神在末世是用話語來成全人,並不是用神蹟奇事來成全人,藉著說話來顯明人、審判人、刑罰人、成全人,讓人在神的說話當中看見神的智慧、看見神的可愛、了解神的性情,藉著神的說話看見神的作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今天神作的是實際的工作,並不超然,神要用話語來成全人,讓話語成為人的信心,成為人的生命,用實際的環境來變化我的生命性情,這樣實際的作工更能顯明神的大能與智慧,更能徹底打敗撒但,我願順服神許可臨到我的一切環境。我的沉默激怒了這夥惡警,他們像瘋了似的一擁而上,圍住我一頓暴打,有的用拳頭使勁砸我的頭,有的狂踢我的腿,還有的用力撕扯我的衣服,摸我的臉。面對他們的流氓行徑,我氣急了,若不是被牢牢地固定在老虎凳上,我非和他們拚命不可!我怒火中燒,對中共執政黨這個罪魁禍首恨之入骨,不禁在心裡暗下決心:它越逼迫我我越要信神,而且要信到底!它越逼迫我越證明全能神是真神,越證明我走的是正道!此時,在事實面前,我已清楚地認識到這是一場正邪之戰,是一場生與死的較量,而我現在該做的就是誓死持守神的名、神的見證,用實際行動來羞辱撒但,讓神得著榮耀。惡警連著幾天的刑訊逼供都沒有從我口中得到關於教會的任何信息。最後,他們無奈地說:「這傢伙嘴真硬,審了這麼多天,一個字也套不出來。」聽著他們的議論,我知道是神的話支撐我闖過了一道道鬼門關,是神保守我站住了見證。我在心裡默默地感謝讚美全能神!

  在十多天的審訊中,我白天黑夜都坐在冰冷的老虎凳上,整個身體彷彿置於冰窟一般,寒氣直入骨髓,渾身的骨節好像都已裂開似的。一個年輕的惡警見我凍得直打哆嗦,趁機勸我說:「你還是快說了吧!身體再強壯的人坐在上面也支撐不了多久,這樣下去你後半輩子會殘廢的。」我心裡有些軟弱、憂慮,便默默地向神呼求,求神加給我力量,使我能承受住這非人的折磨,不做出背叛神的事。禱告後,神開啟我想起平時最愛唱的一首生命經歷詩歌:「我不去想以後的道路如何,我只以通行神旨意為天職,我更不想前途是得福受禍,既然選擇了愛神我就忠心到底。不管身後潛伏多大危險患難,不管眼前是多麼崎嶇坎坷,既然目標是神得榮之日,就將一切撇棄於身後老遠。」詩歌中的字字句句激勵著我,我在心裡一遍遍地哼唱著,不禁想起自己以往在神面前立下的誓言:無論經歷什麼樣的痛苦患難也要為神花費一生,忠心到底。可現在受這點苦我就軟弱、膽怯了,哪有忠心可言?這不正中了撒但的詭計嗎?撒但就是想讓我顧念肉體而背叛神,我絕不能上它的當,今天能因著信神而受苦這是有價值、有意義的事,是榮耀的事,再苦我也不能做背信棄義的小人背叛神。當我立定心志滿足神時,漸漸地,我感覺身體不那麼寒冷了,心裡的痛苦也消失了,我再次看見了神的奇妙作為,體嘗到了神的愛。惡警達不到目的不死心,輪班折磨我,整日整夜不讓我睡覺,只要我稍微一閉眼,他們就用柳條在我身上使勁抽打,或者拿電棍用力戳我,每戳一次,我便渾身過電,不停地抽搐,那種滋味讓我生不如死。他們邊打邊罵:「你他媽的不給老子老實交代,還想睡覺,看今天不折磨死你!」他們下手越來越重、越來越狠,我淒厲的慘叫聲在屋裡不斷迴蕩。因我被老虎凳死死地卡著動彈不得,只能任由他們蹂躪,惡警們更加得意,不時地發出一陣陣狂笑聲。長時間的抽打、電擊使我遍體鱗傷,臉上、脖子上、胳膊上、手上佈滿了一道道青紫色的瘀痕,渾身腫脹,然而我的身體好像已經麻木了,並不覺得那麼疼痛,我知道是神在眷顧著我,減輕了我的疼痛,心裡不住地感謝神。

未完----

摧殘中的生命之歌(一)

 河南省 高靜

  1999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藉著讀神的話,我感受到了神聖潔、尊貴、公義的性情,認識到這些話語都是神生命所是的流露,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動,第一次感受到了聖靈作工給人帶來的心靈深處的踏實與快樂,從此我越來越渴望得到這些真理。進入全能神教會後,我看到這是與社會截然不同的一片新天地,弟兄姊妹都純樸善良、單純活潑,雖然來自四面八方,有著不同的社會背景與身分,但大家都親如手足,彼此相愛、互相扶持,幸福地團聚在一起,這讓我真實感受到敬拜神的生活是那樣的幸福快樂、美好甜蜜。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作為人類中的一員,作為敬虔基督徒中的一員,我們都有責任、有義務為完成神的託付而獻上我們的身心,因為我們的全人都是從神而來,都是因神的宰而有的。若我們的身心不是為了神的託付,不是為了人類正義的事業,那我們的靈魂將愧對於為神的託付而殉道的人,更愧對於供應我們全部的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就應該為造物的主活著,為神奉獻花費全人,這才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因此,當聽說邊遠地區還有很多人未聽到全能神的末世福音時,我毅然告別了家鄉的弟兄姊妹,坐上了遠去的列車。 Continue reading “摧殘中的生命之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