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的話語征服了我

  我從小就隨著母親信耶穌,在聚會時常常能聽到牧師、長老們提到:「我們信的是『三位一體』的真活神,無論何時何地,只要我們向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的神禱告、祈求,他必會賜給我們豐豐富富的恩典供我們享受……」漸漸地,我便對「三位一體」的神更加仰慕,即便上了大學,我也要每天堅持不懈地看聖經,緊緊跟隨著「三位一體」的神。

  2002年「五一」放假的第一天,我剛回到家,母親和姐姐就急不可待地告訴我說神來了,並且還叫我看神話書。當時我對神末世的作工毫無耳聞,所以也沒有什麼反應。第二天一早,母親有事剛出門,生命道派的帶領和同工便來到我家,他們告訴我說:「你媽和你姐被假基督迷惑了,她們信了『東方閃電』,據說『東方閃電』連『三位一體』的神都給否了……」我聽後非常氣憤,並且堅信母親和姐姐是被假基督迷惑走錯了路。為了及時「挽救」她們,我不僅用「親情疏遠」來折磨她們,而且還把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一次次地從我家趕了出去,甚至有一天我竟失去了理智,把姐姐用來聽新歌的充電器給摔在了地上,又將神話書從姐姐手中奪過來撕成了兩半……姐姐心疼地哭泣著,母親看到我這個樣子非常傷心,默默地捧著撕成兩半的書,用針仔細地縫著…… Continue reading “全能神的話語征服了我"

廣告

到底是誰錯了

  在耶穌名下的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們!在聖經四福音中,我們是否發現這樣一個問題:當時的文士、祭司、法利賽人都很精通舊約聖經,並且他們都是文化知識很高的人,在當時人的眼中,他們都是聰明通達的人。可是,當他們所盼望的彌賽亞來到他們面前之時,他們卻用舊約律法把耶穌基督釘在了十字架上,並且他們的理由還「十分充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到底是誰錯了呢?

  舊約的律法,以色列人一直守了兩千年,隨著耶穌的降生,舊約律法已完成了他的歷史使命,畫上了句號。雖然當時耶和華沒有在聖殿中或藉先知宣布律法時代結束了,可是耶穌的降生就標誌著恩典時代的開始、律法時代的結束,神的作工進入了一個嶄新的時期:由律法時代轉成了恩典時代;由以往的守律法轉成了認罪悔改;由以往大而可畏的耶和華向人顯現時的烈火轉成了憐憫慈愛的人子;由以往耶和華親自驗中的聖殿轉成了在聖殿之外作工,隨走隨作;由以往的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轉成了打左臉給右臉,要外衣連裡衣也給的包容忍耐,以至於饒恕人七十個七次……很明顯,耶穌的工作與耶和華的工作大不相同。他是來完成父的託付,作全人類的贖罪祭,他是在作新的工作,他要把人從律法之中帶出來,邁進恩典時代,讓人得到他的救恩。這樣,耶穌作錯了嗎? Continue reading “到底是誰錯了"

異端邪教不是人能定規的

  現在各宗派的人對末世的工作都是不顧一切地抵擋,張口異端,閉口邪教,肆意定罪。他們流露著自己的無知、狂妄,同時也在走著歷代以來所有在時代轉折時失敗之人所走的路。

  從創世到如今,神一直在作著自己的工作,帶領著我們人類不斷向前發展。但在神每一次的新工作向前發展時,都會湧現出一大批抵擋神新工作的人,他們死死地持守以往的老舊知識、自己的頭腦想像,最終被神的作工淘汰。

  在挪亞時代,人墮落到了極處,無法再發展下去,神便定意要用洪水毀滅這個世界。當時惟有挪亞在耶和華面前蒙恩,神命他造方舟,並將洪水滅世的事告訴了他。挪亞並不以自己的頭腦分析衡量神的作工,而是單純地聽話順服,他不考慮那麼多,對耶和華充滿了信,遵神話而行,並且將這道傳給了當時在地所有的人,讓聽見這道的人都上方舟蒙神保守,這是神在當時的心意。而當時的人卻不明白神的心意,一看挪亞變賣所有家產造了一隻那麼大的方舟,還說洪水要滅世了,就說挪亞瘋了,精神失常了。人都以為他傳的盡是異端、邪說,盡是無影無蹤的事。因此,挪亞的所作所為遭到了眾人的反對與棄絕,譏笑與毀謗。今天我們都清楚,挪亞真的不正常了嗎?真是異端嗎?不是!那為什麼當時的人那樣定罪呢?這都是因著人太主觀太自信,不接受新生事物,只知道信口開河,隨便定罪,最終死在了自己的網羅之中。而被人定為異端的挪亞一家卻存活了下來。 Continue reading “異端邪教不是人能定規的"

識破披著羊皮的狼的詭計

  經常看到各宗各派抵擋末世到來的基督的種種惡行,也時常聽到各宗各派對末世到來的基督的作工的種種誣衊與褻瀆的話。末世到來的基督已成為基督教共同的仇敵,而且是惟一的仇敵。人恨不得將基督及跟隨基督的人都趕盡殺絕,這話說起來好像是笑話,但如今卻已是鐵的事實。

  兩千年前的宗教界如何不能容納基督的存在,今天的基督教也照樣不能容納基督的存在,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人都將末世的作工再次定罪,辱罵基督的到來,褻瀆神的名,逼迫跟隨基督的人,企圖破壞神的工作,基督教的人已對基督仇恨到了極點。見到傳神末世作工的人就打罵、就侮辱、殘害、還有一部分人竟然與政府聯合,充當君王的奸細 ,將弟兄姊妹交在君王的手中;甚至有些人從未與傳末世工作的弟兄姊妹接觸,也從未聽到過基督發表的真理,只因自己帶領編造的一些假話便加入了抵擋基督的行列之中,四處散佈謠言;更有些人竟然冒充跟隨過全能神的人作假見證,來大肆毀謗神的工作,侮辱神的名,似乎是他自己的見聞,誣陷得頭頭是道,實在是愚昧又糊塗,平時追求正道沒勁,一聽說抵擋神便精神倍增,飯不吃,覺不睡也得抵擋神;還有些人日日夜夜禱告、咒詛傳末世福音的人。 這些惡人混雜在一起,在基督教內興風作浪,造謠、誹謗、誣衊、論斷、定罪、褻瀆,企圖破壞神的工作,使得各宗各派抵擋神的浪潮一浪高過一浪,人的種種惡行已經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他們認為這樣做是對主「忠心」,是「捍衛真道」。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他們作惡時臉不紅、心不跳,還心安理得,津津有味,很欣賞自己的「忠心」,似乎是天經地義。這就是他們信耶穌多年的「成果」,這就是他們盼望被提的「資本」。人為何不反省,人的這些做法真的合乎神的心意嗎?真敢保證這不是抵擋神的行為嗎?歷代以來失敗之人的慘痛教訓,人為什麼就忘了呢?洪水滅世時,無人聽從挪亞的良言相勸;所多瑪城的人更是追殺神打發的使者;基督第一次來在地上時被人定為異端、邪教,說主耶穌是靠鬼王別西卜趕鬼,最終將我們的救主耶穌活活釘死;今天我們的救主再次來到我們中間,來潔淨我們,拯救我們脫離苦海,又遭到人類殘酷、瘋狂的抵擋。末後的基督將真理、道路、生命帶給了人類,來審判、潔淨人類。各宗各派已有很多弟兄姊妹得到了救恩,來到了全能神面前,認識了重歸的救主。為什麼人不能留心考察,反而不擇手段地抵擋呢?這不值得人深思嗎?許多在宗派中處於「領先」地位的人更是抵擋基督的先鋒主力。這是因為什麼?因為他們生怕人與跟隨基督的人接觸,生怕人接觸到基督發表的真理,生怕跟隨他的人離開他,生怕失去名利、地位、享受,所以就四處封鎖教會,散佈謠言:「不認識的人一律不許接待,沒有我的命令誰都不許動!那些話不能聽,有毒,聽了就非死不可!不要和傳末世作工的人接觸,只要不聽他們的,怎麼對待他們都行,見了就打出去,報告公安局!如果發現誰接受了全能神,立即開除他,禱告咒詛他!……」他們的種種做法合適嗎?符合神的教導嗎?主耶穌說:「你們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因為你們怎樣論斷人也必怎樣被論斷。」(太7:1)羅馬書2章1-2節:「你這論斷人的,無論你是誰,也無可推諉。你在什麼事上論斷人,就在什麼事上定自己的罪。」雅各書4章12節說「設立律法和判斷人的,只有一位,就是那能救人也能滅人的。你是誰,竟敢論斷別人呢?」哥林多前書6章5-6節:「我說這話是要叫你們羞恥。難道你們中間沒有一個智慧人能審判弟兄們的事嗎?你們竟是弟兄與弟兄告狀,而且告在不信主的人面前。」彼得後書2章10-12節「那些隨肉體縱污穢的情慾,輕慢主治之人的更是如此。他們膽大任性,毀謗在尊位的也不知懼怕。就是天使,雖然力量權能更大,還不用誹謗的話告他們。但這些人好像沒有靈性,生來就是的畜類,以備捉拿宰殺的。他們毀謗所不曉得的事,正在敗壞人的時候,自己必遭遇敗壞。」根據以上經文來對照這些惡帶領的所作所為,他們教導弟兄姊妹的種種作法,完全違背了神對我們的教導。能審判、定罪人的只有一位、那就是神自己,神還沒定人結局,而這些惡帶領竟帶領弟兄姊妹坐在神的寶座上,開始宣判定罪人,完全充當了天使長的角色與神爭奪寶座,這是天理難容的,這等人的結局是可想而知的。他們只能把弟兄姊妹帶進死地,使人走向滅亡,他們完全喪失了正常人該有的良心理智,連畜生都不如,竟敢帶領弟兄姊妹隨意論斷、隨意咒詛,毫無一點懼怕神的心。其實質就是披著羊皮的狼,充分顯明了他們屬撒但的醜陋嘴臉、惡毒本性,他們就是吞吃人的魔鬼。所以我們必須識破撒但的詭計。不在惡人的惡行上有份,從撒但的權下走出來。人若因愚昧受蒙蔽一時隨從惡人作惡,應趕快向神悔改,還能獲得神的寬容赦免,若錯過機會,將會悔恨終生。正如全能神說:「神拯救每一個人都給其放鬆到最大限度,也就是給人最大限度的寬容,只要人能迷途知返,只要人能悔改,神就給其機會讓其得著救恩。」 Continue reading “識破披著羊皮的狼的詭計"

基督教瘋狂抵擋基督說明了什麼

  在基督教的眾多派別中,雖然每個派別的教義、認識都不同,信徒實行、遵守的也不相同,各派之間是各持己見、互不相讓,但在對待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基督及對待神末世作工的態度上卻不謀而合地達成了共識、統一了口徑,就是只要聽到「耶穌再次道成肉身」、「神又作了新工作」這類的話,或者聽到「東方閃電」這幾個字,不管哪個派別的人都是不經思索就斷然否認、棄絕,把重返肉身的基督——全能神說成是假基督、敵基督,是迷惑人的,把神的末世作工說成是異端、邪教,把全能神教會說成是黑社會組織等等,因而竭力封鎖教會,瘋狂抵擋、攔阻神的作工,對傳神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更是百般地刁難、驅趕、侮辱、謾罵,甚至大打出手,更有甚者,竟然將弟兄姊妹送到執政掌權的手中。此情此景猶如當初的法利賽人抵擋主耶穌一樣,甚至更甚於當年。

  那麼,為什麼急切地盼望著救主耶穌重歸的人,卻又這樣瘋狂地抵擋、拒絕救主耶穌的再來呢?為什麼曾享受了耶穌基督無數的愛與恩典的人,還能這樣仇視基督的再來呢?為什麼人非要把再來的基督趕出人間呢?為什麼人不把重返肉身的神置於死地就不善罷甘休呢?這究竟是什麼原因?又說明了什麼問題呢?作為一個經歷神末世作工多年的人,我想針對這一問題從以下幾方面談一點個人的淺顯認識。 Continue reading “基督教瘋狂抵擋基督說明了什麼"

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

  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如翻騰的響雷、洶湧的浪濤在中華大陸傳開,震動了整個宗教界,同時也受到了宗教界各宗各派的定罪和棄絕,遭到了世上君王的逼迫。許多別有用心的人更是不顧事實,隨意編造謠言,傳播毀謗全能神的話,攔阻全能神末世的福音擴展。一些不明真相的弟兄姊妹便認為:既是真道就不應該受逼迫。在這裡我就「是真道就不能受逼迫」的觀點談談我的認識,也願得到各宗各派弟兄姊妹們的指點。

  這個問題我們還得先從主耶穌談起。 Continue reading “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

「反正不聽」到底害了誰

  面對神末世道成肉身工作的開展,許多帶領為了讓自己的「羊群」免遭損失,都使出了他們全身的勁,還教給弟兄姊妹一個絕招——反正不聽,不過這一招似乎真的很奏效,人確實不再聽別人的交通了。不信你隨便去走訪一個你不認識的教友,你就會發現他們對神末世工作的戒備心理有多麼的強烈,恐懼心理是多麼嚴重,防護得是何等嚴實,真可謂是「銅牆鐵壁」,水都潑不進。那些帶領更是沾沾自喜,以為自己聰明絕頂,終於保住了羊群。

  但是,親愛的弟兄姊妹!你真的認為「反正不聽」是你最好的保護嗎?真的相信你們的帶領參透了神所有經營的奧祕嗎?就敢肯定神不會第二次道成肉身嗎?真的相信帶領的話,相信「反正不聽」就能進入永久的國度中安息嗎? Continue reading “「反正不聽」到底害了誰"

你知道嗎?天使為什麼要「生拉硬拽」

  我沒接受全能神末世的救恩時,對傳全能神的弟兄姊妹不斷的「打擾」感到極為反感。我當時認為聖經要求人要有節制,信神都是「甘心情願」的事,我們已經信了耶穌,也從耶穌得到了很多恩典,至於各宗各派都是你說你的理,我講我的看見,究竟誰的對,只有神知道,人最好誰也別強加於誰,誰也別為別人操心,更不應該老纏著人家,甚至干擾人家的正常生活,這不是逼人、生拉硬拽嗎?

  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以後,我才對傳全能神的弟兄姊妹為什麼不斷地「打擾」有了新的認識。其實,人信神都是神找人,從來沒有人主動尋找神的。人都願意持守老舊的東西,很難接受神的新工作。所以人對神的作工總是誤解,對神末世最大限度拯救人的心意更是不明白。

  在羅得的日子,所多瑪、蛾摩拉兩城人罪惡深重,神要毀滅所多瑪和蛾摩拉,因羅得素來行義接待了天使(陌生人),神的使者將神要毀滅所多瑪、蛾摩拉的計劃告訴了羅得,並讓羅得帶領他的家人、親屬立刻離開所多瑪、蛾摩拉。羅得的女婿們以為羅得說的是戲言,根本不信。神不忍心看著羅得及其一家人被毀滅。「天明了,天使催逼羅得說:『起來!帶著你的妻子和你在這裡的兩個女兒出去,免得你因這城裡的罪惡同被剿滅。』但羅得遲延不走。二人因為耶和華憐恤羅得,就拉著他的手和他妻子的手,並他兩個女兒的手,把他們領出來,安置在城外。」(創19:15-16)從經文中我們看到了神拯救人的心特別急切,也看到人的不順服、不聽話,神的使者對天明了還不願動身的羅得採取「催逼」、命令,「拉著他的手和他妻子的手,並他兩個女兒的手」的辦法,把他們領了出來。這不是「逼人、生拉硬拽」嗎?天使的行為是體貼神拯救人的心,並不顧人如何不理解、不接受,催逼、命令、生拉硬拽都是為了把羅得全家帶出危險之地,為了讓他們免於災難,是為了讓他們存活下來。人總愛體貼肉體,就是被神看為「義人」得到神拯救的羅得也是一樣,不明白神的心,對神總有要求,並不是絕對的聽話順服。 Continue reading “你知道嗎?天使為什麼要「生拉硬拽」"

全能神末世的作工說話並非是聖經的加添

  有人說:全能神末世的作工違背了啟示錄22章18-19節「我向一切聽見這書上預言的作見證,若有人在這預言上加添什麼,神必將寫在這書上的災禍加在他身上;這書上的預言,若有人刪去什麼,神必從這書上所寫的生命樹和聖城,刪去他的份。」的預言,是在聖經預言書上又進行了加添,誰若跟隨了全能神,就失去了天國裡的份。其實,這話是違背事實真相的,是不看「啟示錄」的背景想當然而說的。

  聖經啟示錄是使徒約翰被羅馬皇帝流放到拔摩海島上,在囚禁期間所見到的異象,時間大約在主後90多年,那時新約聖經還沒編排出來,也沒有新舊約全書,所以,啟示錄22章18-19節中提到的「這書」根本不是指現在的整本聖經,也不是指舊約聖經,而是指「啟示錄」這一卷書說的。經文中說若有人在這預言上如何如何,而不是在聖經上,人若把「這書」當成今日的聖經那就是人領受上的問題了。我們還應注意經文上的話指的是「人」加添什麼,刪去什麼,並不包括神自己,因為預言是關於神自己將來要作的事,預言只有神自己來作工時才能應驗,所以人根本不能隨意加添或刪減。我們不能因著這兩節經文而把神末世的作工限制在啟示錄的預言中,定規神不能在預言書以外作工。因為神是造物的主,他掌管一切,他完全有權柄在預言以外作他自己的工作,這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都攔阻不了的,也是任何一個人都定規不了的。舊約聖經申命記12章32節說:「凡我所吩咐的,你們都要謹守遵行,不可加添,也不可刪減。」當恩典時代耶穌作工時,有許多在舊約中耶和華所吩咐給人的律例、典章都給加添或刪減了。比如:在律法時代要求人要以眼還眼、以牙還牙,而主耶穌來了卻說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律法規定要恨你的仇敵,而主耶穌卻說要愛你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參閱太5:38-44)。從這些例證中讓我們看到在守律法之人的眼中,耶穌作的、說的都超出了律法,是在律法以外又加添的,所以猶太人拿著耶和華的律法定耶穌的罪(參閱約19:7)。可以說這是人沒有理智的表現,人不應該拿神對人要求的「不可加添、不可刪減」的話反過來約束神,人不應該用神以往作過的舊工作來定規神現時的新工作。神是萬物的主宰,神作工是按自己的經營計劃、按自己的自由意志作,無論神怎麼作都是公義的,因神的實質是公義;無論神怎麼作都是真理,因神的實質是真理;無論神怎麼作都能給信他的人帶來生命,因神的實質是生命的源頭。神的作工、神的說話根本不受任何人事物、地理、時間的限制,更不受聖經字句的限制。全能神說:「新約時代耶穌所作的工作,是開闢了新的工作,他並不按照舊約的工作作,不按照舊約耶和華所說的那些話去套,他要作他自己的工作,他是作一些更新的工作,是比律法更高的工作。所以他說:『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就按照他所成就的,有許多規條給打破了。他帶著門徒到麥地掐麥穗吃,他並不守安息日,還說『人子是安息日的主』。當時按照以色列民的規矩,誰不守安息日,就拿石頭給打死,而耶穌不進聖殿,也不守安息日,他所作的這些工作在舊約時代耶和華並沒作。所以,耶穌所作的工作已經超出了舊約律法,已經高過舊約律法,不按照舊約律法去作。」(摘自《聖經的說法(一)》)神話使我們得知,聖經啟示錄中說的「不能加添或刪減」是神對人的要求,人不能反過來把神對人的要求再往神身上套,不能以聖經的字句規條來約束神、限制神,不允許神在聖經以外再有新的作工與說話,這不是天地顛倒、本末倒置的事嗎?啟示錄是約翰在聖靈的感動下所看到的異象,那時神還沒實際作末後的工作,人所得到的只是神的話並無事實,當神實際作工時話就成為了事實,也就是預言得到了應驗。啟示錄5章1-5節說:「我看見坐寶座的右手中有書卷,裡外都寫著字,用七印封嚴了。我又看見一位大力的天使大聲宣傳說:『有誰配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呢?』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沒有能展開、能觀看那書卷的。因為沒有配展開、配觀看那書卷的,我就大哭。長老中有一位對我說:『不要哭。看哪!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他已得勝,能以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經文告訴我們,那坐寶座的右手中有書卷,是用七印封嚴的,坐寶座的當然是神,「封嚴了」,就是說這書卷的內容在一個時期內要向人隱祕不讓人知道,屬奧祕。誰能展開這書卷,揭開這奧祕呢?「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這句話很容易讓人理解或想到主耶穌,耶穌第一次道成肉身在猶大支派,肉體屬大衛的子孫。但耶穌在世三十三年半,所顯明的都是羔羊的性情,很少有獅子的烈怒、威嚴,按這一點人又難以確認這裡的獅子指耶穌。但下句「他已得勝」,又讓我們確信這獅子指的是耶穌,耶穌為人上十字架,已戰勝了死亡,打敗了撒但,成為「得勝的君王」,這節經文確切地告訴我們:主耶穌是得勝的,只有他能展開那書卷,只有他配揭開那七印,這裡的耶穌是重返肉身的耶穌,與上十字架的耶穌在性情上有區別,工作上有區別。末世的基督所發表的性情是獅子的性情,滿載著威嚴、烈怒,在末世他要展開封閉的書卷(書卷裡當然是神的話),要親口向人發聲說話,作嚴厲的審判工作,他是審判的神,不再是為人上十字架的替罪羊,再不是任人牽,任人呼喚的神。時候一到,他要將書卷中的一切奧祕向全人類公開,讓人認識靈界的奧祕,認識神經營人類的計劃,讓人認識人自己的本性實質。讓人認識神的性情,神的作工原則,神的智慧和神的全能,讓人找到實行的路,找到進入天國的大門,找到脫離不義進入聖潔的途徑,這些都是神末世的工作,是我們現在所經歷的全能神的末世新工作。啟示錄10章1-4節:「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大力的天使從天降下,披著雲彩,頭上有虹,臉面像日頭,兩腳像火柱。他手裡拿著小書卷,是展開的。他右腳踏海,左腳踏地,大聲呼喊,好像獅子吼叫。呼喊完了,就有七雷發聲。七雷發聲之後,我正要寫出來,就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七雷所說的,你要封上,不可寫出來。』」這節經文讓我們知道:「七雷的發聲」約翰並沒寫出來,也就是說聖經上根本沒有「七雷的發聲」。綜上兩處經文可見「小書卷」的內容、「七雷發聲」的內容在聖經中都沒有記載。這樣看來,如果人用「不可加添、不可刪減」這話來定規神的作工,定規神不能在聖經以外有新的說話,那麼「小書卷」怎麼能打開呢?神末世怎麼施行審判呢?神若不展開小書卷,人怎麼能知道「小書卷」的內容呢?怎麼能明白一切的奧祕呢?人怎麼能知道「七雷發聲」的內容是什麼呢?那聖經上的預言又怎麼能應驗呢?由此可見,神末後一定要有新的作工、說話,才能應驗聖經上的一切預言。今天全能神來了,發表了生命的言語,揭開了歷世歷代人都不明白的奧祕,正應驗了啟示錄中的預言,正是七雷的發聲,是羔羊展開的書卷,這已成為鐵證如山的事實!全能神說:「那些能順服真理、順服神作工的人都將歸在第二次道成肉身的神——全能者的名下,這些人都能接受神的親自帶領,得著更多、更高的真理,得著真正的人生,看見前人所未看見的異象:『我轉過身來,要看是誰發聲與我說話;既轉過來,就看見七個金燈臺。燈臺中間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長衣,直垂到腳,胸間束著金帶。他的頭與髮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腳好像在爐中鍛煉光明的銅,聲音如同眾水的聲音。他右手拿著七星,從他口中出來一把兩刃的利劍,面貌如同烈日放光。』(啟示錄 第一章12-16節)這異象就是神的全部性情的發表,而這全部性情的發表也正是此次道成肉身的神工作的發表。在陣陣刑罰、審判之中,人子將其原有的性情以發聲說話的方式發表出來,讓所有接受他刑罰審判的人看見了人子的真正面目,這面目正是約翰看見的人子的面目的真實寫照(當然,不接受神在國度時代作工的人對這些根本看不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Continue reading “全能神末世的作工說話並非是聖經的加添"

撥開迷霧見真光

        我能有今天,全是全能神的話語拯救了我,使我看清了事實的真相,從迷霧中走出來,重見了光明。

  回首二十年前的今天,我還是地方教會的一名信徒,可到了91年,我卻鬼迷心竅地走進了噩夢般的生活,掀開了我信神歷史中恥辱的一頁……

  那時我跟從了一個假基督,名叫李太安,原地方教會中的一個長老,是河南省新密市高溝村人。88年他曾被抓,後來家人用錢把他買了出來。從此,自立為神的野心在他心中萌發了。他挖空心思想出了一連串蒙蔽人、讓人信他為「二次救主」的陰謀詭計。他從監裡回來時,故意在離家不遠的墳墓裡轉了一圈,之後,才讓他妻子把他領回家。他便以此在教會裡宣稱:他從墳墓裡回來,是應驗了耶穌復活從墳墓裡走了出來。愚昧的弟兄姊妹就信以為真。他見自己的陰謀得逞,便於90年正式自封為神所膏立的「見證主」。為了籠絡人心,為了穩固自己的地位,他經常說:常受的信息是為他預備的,常受是父,他是子,父的產業都是為他預備的。還說,新密是流奶與蜜之地,預表迦南美地,是宇宙的中心,是聖地,又因他在這裡作工,所以將來外國人都會擁到這裡來尋找他。還以主耶穌當時出生在伯利恆城為根據,將他出生的地點——新密距鄭州百十里為由,稱為「伯利恆城」。對於他的姓名當怎樣才能套在耶穌身上才能迷惑眾人,他更是絞盡腦汁,煞費了一番苦心,終於找到了一個「合理」的解釋:「李」字上邊是個「十」代表十字架;下邊則是「人」「子」;「安」代表亞當、夏娃,即是男性也是女性。還把自己坐監挨打被綁在樹上三天,硬是套在了耶穌釘十字架三天後死裡復活上,並以此聲稱自己是「從十字架上下來的救主耶穌的第二次道成的肉身」。88年,有一個弟兄被抓出賣了他,李太安就以這個弟兄的妻子動手術時腸子被截掉一節,因刀口未好吃的東西從刀口流出來為依據,說這個弟兄就是出賣耶穌(他自己)的猶大,所以他妻子的肚腹才崩裂。因此將那個弟兄所在的地方稱為「血田」……久而久之,經他這樣的灌輸,他就是「二次再來的救主耶穌」的謬論成了我們心中不可更改的「定理」。 Continue reading “撥開迷霧見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