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法時代神的名稱為耶和華

  「『耶和華』這名是在以色列當中作工我所取的名,其原意就是能憐憫人、能咒詛人,又能帶領人生活的以色列人(即神的選民)的神,是大有能力、滿有智慧的神……就是說,只有耶和華是以色列選民的神,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摩西的神,也是所有以色列眾百姓的神。所以當代的以色列人除了猶太邦族以外,人都敬拜耶和華,為他獻祭在祭壇上,在聖殿裡穿祭司袍事奉耶和華,他們所盼望的是耶和華的再現。……『耶和華』這個名是為著律法下的以色列民而固有的名。每一個時代每一步作工,我的名都有代表意義,不是無根無據的,就是每一個名都代表一個時代。『耶和華』代表律法時代,是以色列人對他們所敬拜的神的尊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本文來源:律法時代神的名稱為耶和華

更多推薦:

全能神教會的產生與發展

全能神教會是如何發展的?

尋找神的腳蹤——東方閃電

廣告

對神律法時代工作該有的認識

   我們對全能神關於律法時代工作的意義實質所揭示的話語若能認真揣摩,就完全能夠認識神在律法時代的工作就是神起初創造人類之後的帶領人類的工作。在律法時代,耶和華就是自有永有的獨一真神向以色列人顯現,首先帶領以色列民脫離埃及法老王的控制與奴役,然後就向以色列民頒布了律法與誡命,開始了神親自帶領人類的生活。在律法時代,神頒布了許多人類必須遵守的律法與誡命,其中最要的有三項:第一就是十條誡命;第二是守安息日;第三是獻祭,其中主要是贖罪祭、平安祭、燔祭。神提出的這三項要求就是神在律法時代的主要工作,神的三項要求的實質意義就是神帶領當時以色列民如何在地生活的主要標志。下面我們就對神在律法時代的這三項基本要求的實質意義談點認識。 Continue reading “對神律法時代工作該有的認識"

律法時代神作工的內容及達到的果效

  相關神話:

  起初,創造人類之後,就是以以色列人為作工的根據,整個以色列全地就是耶和華在地上作工作的根據地。耶和華作的工作是以定律法來直接帶領人、牧養人,讓人能在地上正常地生活,能在地上正常地敬拜耶和華。在律法時代的神是人摸不著也看不著的神,因他只是帶領最初經撒但敗壞的人,是教導、牧養這些人,所以他說話的內容只是律例、典章與做人的常識,根本不是供應人生命的真理。他帶領的以色列民不是經撒但敗壞至深的人,他作的律法工作只是拯救工作的最初步,是最初的拯救工作,幾乎不涉及人的生命性情變化。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與人的本分的區別》

Continue reading “律法時代神作工的內容及達到的果效"

律法時代神作工的目的與意義

  相關神話:

  耶和華在以色列的作工的意義、目的、步驟就是為了在全地開展他的工作,以以色列為中心向外邦擴展,這是他在全宇作工作的原則——以點帶面,然後擴展,以至於達到全宇之下都接受他的福音。開始的以色列人就是挪亞的後代,這些人只有耶和華的氣息,也懂得吃穿住行,但並不知道耶和華是怎麼樣的一位神,也並不知道他對人的心意,更不知道人當怎樣敬畏造物的。是否有規條,是否有律例,是否有受造之物對造物主該作的工作,亞當的後代並不知道這些。他們只知道做丈夫的應該出力流汗養家糊口,做妻子的應該順服丈夫,為耶和華所造的人類傳宗接代。就是說,像這樣的只有耶和華氣息、有耶和華生命的人並不知道怎樣遵行神的法度,怎樣滿足造物的主,他們明白得太少。所以說,在他們的心中雖然沒有彎曲詭詐,也很少有嫉妒紛爭,但是他們對耶和華——造物的主並不認識也不了解。就這樣的人的祖先只知道吃耶和華的、享受耶和華的,卻不懂得敬畏耶和華,不懂得耶和華是他們當跪拜的,這怎麼能稱為受造之物呢?這樣,「耶和華是造物的主」,「他造人類是為了彰顯他、榮耀他、能夠代表他」這話不就落空了嗎?沒有敬畏耶和華心的人怎能成為耶和華榮耀的見證呢?怎能成為耶和華榮耀的彰顯呢?那麼耶和華所說的「我照著我的形像造了人類」這話不就成為撒但——那惡者所抓的把柄了嗎?這話不就成了耶和華造人類羞辱的記號了嗎?為了完成這步工作,耶和華造了人類之後,從亞當到挪亞,他並沒有指示帶領他們,而是從洪水滅世以後正式帶領以色列人——挪亞的後代,也就是亞當的後代。在以色列作工說話帶領以色列所有的眾百姓在以色列全地生活,以至於讓人看見耶和華不僅能夠吹給人氣息讓人有他的生命,從塵土中得復甦成為受造的人類,而且他能夠焚燒人類、咒詛人類,用他的刑杖管理著人類,而且他又能帶領人在地上生活,按照晝與夜的時間在人中間說話作工。他所作的工作只是為了讓受造之物都明白,人本是來自於耶和華從地上撿起的塵土之中,而且是耶和華所造。不僅這樣,他先在以色列作工更是為了讓以色列以外的(其實並不是以色列以外的,而是從以色列人當中分出來的外邦與外族,但其祖先仍是亞當與夏娃)各邦各族能從以色列得著耶和華的福音,以便全宇之下的受造之物都能敬畏耶和華,尊耶和華為大。假如耶和華起始不在以色列作工,只是造了人類之後讓人類在地上無憂無慮地生活,這樣,就按人的肉體本性來說(本性即指人永遠不知道人所看不著的東西,也就是不知道是耶和華造的人類,更不知道耶和華為什麼造人類)永遠不知道是耶和華造的人類,也永遠不知道耶和華是萬物的主。若耶和華把人類造完之後放在地上有可享受之物以後,耶和華便甩袖而去,卻不在人中間帶領人一段時間,那整個人類就歸於烏有,甚至創造的天地萬物、創造的整個人類都將歸於烏有,而且成了撒但踐踏之地。這樣,耶和華所盼望的『在地上就是他所造之物中間,能有他的立足之地,也就是聖地』這個願望就破滅了。所以说,他造了人类之后,能在人类中间带领人生活,在人类中间向人说话,都是为了实现他的愿望,也是为了成就他的计划。他在以色列作工仅是为了成就他未创造万物以先所立的计划,因此,他先在以色列民中间作工与他创造万物并不相矛盾,都是为了他的经营,为了他的工作,为了他的荣耀,也为了他创造人类能有更深的意义。他在挪亚以后带领地上的人类生活了两千年,使人都明白了人该怎样敬畏耶和华万物的主,也明白了人当怎样生活,人当怎样活着,更明白了当怎样为耶和华作见证、顺服他、敬畏他,以至于像大卫与他的众祭司一样来鼓乐赞美耶和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律法時代的工作》 Continue reading “律法時代神作工的目的與意義"

認識神經營人類的三步作工的宗旨

  相關神話:

  在我的整個經營計劃當中,也就是六千年的經營計劃當中,一共分三個步驟,即三個時代:起初的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即救贖時代)、末了的國度時代。這三個時代,按著時代的不同,我的作工內容也不相同,但是每步作工都是按著人的需要而作,說得確切點,就是按著與撒但爭戰時撒但所施行的詭計而作,是為了打敗撒但,顯明我的智慧、全能,也是為了將撒但的詭計都揭露出來,從而拯救活在撒但權下的全人類,是為了顯明我的智慧與全能,也是為了顯露撒但的醜陋不堪,更是為了讓受造之物有善惡之分,認識我是萬物的宰,看清撒但是人類的仇敵、敗類、惡者,能夠把善與惡、真理與謬理、聖潔與污穢、偉大與卑鄙分得一清二楚。讓這些無知的人類都能夠為我作見證:不是「我」敗壞人類,只有我自己——造物的主將人類拯救,賜給人可享受之物,認識我是萬物的主宰,而撒但僅僅是一個被造的後來又背叛的受造之物。在六千年經營計劃當中,我分三個步驟,這樣作工以便達到這樣的果效:讓受造之物能夠為我作見證,明白我的心意,認識我是真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贖時代的工作內幕》 Continue reading “認識神經營人類的三步作工的宗旨"

神為什麼要拯救人類?

  相關神話:

  起初神本是在安息之中的,那時地上並沒有人類也沒有萬物,神並不作任何工作,當有了人類而且人類被敗壞之後神才開始了經營工作,從此神便不再安息而是開始忙碌於人類中間。因著人類的敗壞神失去了安息,也因著天使長的背叛神失去了安息,若不打敗撒但,不拯救被敗壞的人類,神將永遠不能進入安息之中。人沒有了安息神也就沒有了安息,當神再次進入安息之中時,人也就進入了安息之中。所謂進入安息中的生活就是沒有爭戰、沒有污穢、沒有不義存留的生活,也就是沒有撒但(即敵勢力)的攪擾,沒有撒但的敗壞,沒有任何與神敵對的勢力的侵擾,萬物都各從其類,都能敬拜造物的,天上、地上都一片安寧,這是人類安息的生活。神進入安息之中時地上就再沒有不義存留,再沒有任何敵勢力的侵擾了,人類也進入了一個新的境地之中,不再是撒但敗壞的人類,而是經撒但敗壞後而又蒙拯救的人類。人類的安息之日也是神的安息之日,神是因著人類不能進入安息之中而才失去了安息的,並不是起初就沒有安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Continue reading “神為什麼要拯救人類?"

一個悖逆之子的轉變過程

  1996年秋,我在真耶穌教會信了主耶穌。後來,我就開始講道,負責所在教區30多處教會的牧養工作。

  在1999年的一次同工會上,沈陽李長老對我們說:「近幾年興起個『東方閃電』派,他們傳二次道成肉身了,是女性;他們發展迅速,勢不可擋,凡是信耶穌的都是他們獵取的對象;他們是黑社會組織,對信主的人採用美色勾引、金錢收買,要不就是採用暴力手段,凡不順服他們的人,都會被打斷胳膊、腿,被割去鼻子或耳朵。我們各地教會的長執和信徒被他們擄去不少,現在他們已到了昌圖一帶,你們要嚴加防範,務必看好羊群,避免弟兄姊妹被他們擄去……」對長老的話我沒有一點疑惑,從那以後,我每到一處教會就大肆宣講長老的話,並且還捏造說:「『東方閃電』這夥人男女混雜,污穢不堪。」為了防止弟兄姊妹離開教會接受「東方閃電」,我又親自教信徒如何防範、抵擋的方法。

   Continue reading “一個悖逆之子的轉變過程"

全能神的話語喚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靈

  我出生在一個信基督教的家庭裡,自幼跟著父母信耶穌。1990年高中畢業後,教會開始重點培養我,1993年夏又讓我到廣州參加三個多月的「專業講道培訓班」,由於我的熱心追求,很快便成為一名「因信稱義派」帶領。從此我整日奔走在各教會中,殷勤為作工。

  96年秋,風聞有個「東方閃電派」特別厲害,他們說聖經過時了,主已回來作拯救人的工作……還說什麼一沾就跑不掉了,聽後我只是以鼻嗤之,心想:說聖經過時了,這純屬迷惑人的! Continue reading “全能神的話語喚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靈"

糊塗的我終於醒悟了

  我原是「讚美派」的一名信徒。1998年底,帶領在聚會中再三囑咐:「現在有人傳講又重返肉身了,你們千萬不要信,這標準是假道!是假基督迷惑人的!因主來是駕雲降臨,我們所有的人都能看見他,正如啟示錄1章7節記載的那樣: 『看哪,他駕雲降臨,眾目要看見他……』聽後,我心想:人家劉帶領信的時間長,聖經懂的多,聽他的話保準沒錯。此後,我便嚴格恪守帶領之言,一次次地將來傳我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拒之門外。而劉帶領也比平時更「關心」我了,經常來我家「澆灌」我,為此我向他保證說:「劉弟兄,你放心!我只聽你的,跟你走到底,決不信那假道!……」 Continue reading “糊塗的我終於醒悟了"

全能神的話語拯救了我

  我原是真耶穌教會的一名講道員,1998年10月接受全能神末世福音後,才知道我抵擋毀謗的全能神正是我苦苦等待的二次再來的救耶穌。我懊悔至極,恨惡自己狂妄,不尋求真理,一念之差竟成了當代的法利賽人,是全能神的話語拯救了我,使我走上了信神的正軌,開始了真正的人生。

  1990年我信了耶穌,不久就在教會裡講道,也得了很多恩典,我丈夫的精神病得了醫治(也信主),這更激發了我愛主的心,扶持教會,帶領弟兄姊妹傳福音,光景一直很好。 Continue reading “全能神的話語拯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