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閃電| 第 十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在教會建造時期,神絲毫不提國度建造之事,即使提起也是以教會建造時的說話的方式提起,當進入國度時代神對教會建造的事或某些作法都一筆勾銷,隻字不提,這也正是常新不舊的「神自己」的本身含義。即使以往作得再好,但畢竟是昨天的事,所以神把以前的事都放在公元以前,而今天卻都是公元以後,從此看出,教會建造是國度建造的前提,這為神在國度執掌王權而打下了基礎。教會建造是今天的一個小影兒,神在地的工作主要在國度建造這一部分中,當教會建造結束以先,神就把所有的工作都預備好了,時候一到他就正式開始作工。所以神這樣說「國度時代畢竟不同以往,不是關係到人怎麼做,而是我降在地上親自作,是人所想不到而且也達不到的」。確實,這工作非得神自己親自作,人根本做不了、達不到,除神以外誰能在人間動這麼大的工?誰能把所有的人都折騰得死去活來?難道是人能安排的嗎?為什麼說是「我降在地上親自作」呢?難道在整個空間神的靈就消失了嗎?所說的降在地上親自作,一方面指神的靈道成了肉身來作工,另一方面是指神的靈明顯地作工在人的身上。神親自作工使很多人在肉眼中就看見是神自己,並不需人在靈裡細摸,而且讓所有的人都能親眼看見靈的運行,讓人在本質上看見神的肉身與人的肉身的區別。與此同時,在整個空間、整個宇宙世界仍有神的靈在作工,所有的得開啟的子民都看見接受神的名之後神的靈怎麼作工,因而更加認識道成肉身的神,這樣只有神性直接作工,即神的靈不受一點阻隔地作工,才能達到認識「實際的神自己」,這就是所說的國度建造的本質。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第 十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