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的我終於俯伏在了全能神的寶座前

  我從小就跟著父母信了耶穌。在文化大革命期間,看到許多信神的「大人物」都被下到監裡,而我卻安然無恙,我就覺得神太愛我了,我可能就是神看中的「心肝寶貝」,所以在地上才沒人敢動我。為此我視自己為「天之驕子」,故而輕視傲物、目空一切。記得1978年,三自教頭目王××和幾個縣級領導來寶雞市對付我們家庭教會,當王××說信神要根據憲法時,我怒不可遏,與他爭辯道:「這樣信神到底算對憲法忠心還是對神忠心?……」此舉使我的大名在整個老地方教會傳開了,我似乎成了英雄典範。從此弟兄姊妹對我甚是仰望,每次聚會,若我不去,他們就感到很失望,還有的人坐車來聽道是專門衝著我來的,並為我的講道叫好。這更讓我拎不清自己的斤兩了,我自詡在信神道路上從未摔過跤,認為自己已經被神得著了。沒承想當神二次降臨,呼召我回歸時,我卻拒絕、抵擋、不理會,站在高位上以藐視的眼光橫掃一切。直到2001年4月,我才仆倒在全能神的面前。

  早在1997年我第一次聽到「已回來」的消息時,我不以為然,也沒有去尋求,反而認為這都是「無稽之談、旁門左道」。 繼續閱讀 “狂妄的我終於俯伏在了全能神的寶座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