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最新說話《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上集【粵語】

全能神說:「征服工作結束之後,人類將被帶入一個美好的天地之中,當然,這生活仍舊是在地上,但與現在人的生活大不相同,這個生活是在全人類都被征服之後而有的生活,這生活是人類在地上的另一個新的開端,人類有這樣的生活就證明人類又進入了另一個新的美好的境地,是神與人在地上生活的開端。有這樣美好生活的前提務必是人被潔淨、被征服之後都服在造物的主面前而達到的。所以說,征服工作是人類進入美好歸宿之前的最後一步工作。人類有這種生活,這是以後地上的生活,是地上最美好的生活,也是人嚮往的一種生活,是有史以來人未曾達到的一種生活,這是六千年經營工作最終的果效,是人類最盼望的,也是神給人的應許。」

更多推薦:

什麼是善行?善行有哪些表現?

全能神教會的產生與發展

了解東方閃電

得勝者的見證

神為什麼要拯救人類?

  相關神話:

  起初神本是在安息之中的,那時地上並沒有人類也沒有萬物,神並不作任何工作,當有了人類而且人類被敗壞之後神才開始了經營工作,從此神便不再安息而是開始忙碌於人類中間。因著人類的敗壞神失去了安息,也因著天使長的背叛神失去了安息,若不打敗撒但,不拯救被敗壞的人類,神將永遠不能進入安息之中。人沒有了安息神也就沒有了安息,當神再次進入安息之中時,人也就進入了安息之中。所謂進入安息中的生活就是沒有爭戰、沒有污穢、沒有不義存留的生活,也就是沒有撒但(即敵勢力)的攪擾,沒有撒但的敗壞,沒有任何與神敵對的勢力的侵擾,萬物都各從其類,都能敬拜造物的,天上、地上都一片安寧,這是人類安息的生活。神進入安息之中時地上就再沒有不義存留,再沒有任何敵勢力的侵擾了,人類也進入了一個新的境地之中,不再是撒但敗壞的人類,而是經撒但敗壞後而又蒙拯救的人類。人類的安息之日也是神的安息之日,神是因著人類不能進入安息之中而才失去了安息的,並不是起初就沒有安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繼續閱讀 “神為什麼要拯救人類?"

東方閃電| 第 三 十 五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當今,所有的人都不同程度地進入了刑罰之中,正如神說「我與人齊頭並進」這個是一點不差的,但就這點人仍然看不透,所以作了一部分不必要的工作,神說的「是根據人的身量來扶持人、來供應人,因在整個經營計劃當中,人是主角,所以我對『人』這個角色多加幾分指導,讓所有的人都能盡心盡力演好這一角色」,再有就是「……但我卻並不直接去批判人的良心,而是在作著循循善誘的工作,因為人畢竟還是脆弱的,作不了什麼工作」。神的心即是:即使是在最後把所有這些人都滅了,但在地的工作仍按著他原有的計劃作,神並不是作無用的工,在神作的一切都好。正如彼得說的:即使神把人當作玩具一樣玩弄,人又有什麼怨言可發呢?人有什麼資格呢?今天,神在所有的人身上成就的不也是這個嗎?人真能有這個看見嗎?為什麼幾千年前的彼得能說出這樣的話,而當今在這高科技的現代化時代的彼得卻說不出這樣的話呢?我也說不清楚,「歷史」到底是向前推進還是向後倒退呢?科學是發達了還是倒退了,到目前為止這個問題還無人能解答。神在人身上作的都是為了讓人積極的,都是讓人生命長大的,這點還看不透嗎?凡是能使你消極的便是你的軟弱點,是撒但攻擊的要害,這點看清了嗎?為什麼神這樣說呢?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第 三 十 五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第 四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為了不使所有的人從消極轉入積極之後而得意忘形、忘乎所以,所以,在上一份神的說話當中神把對子民的最高要求提出之後,即把神的經營計劃中神在這一步的心意告訴人之後,讓人都有機會揣摩神的話,以便下決心在最後滿足神的心意。就在人處於積極狀況之時,神立時又開始將問題的另一個側面向人提出,「對我的愛是否摻有雜質?對我的忠心是否是純一無二?對我的認識是否是真實?我在你們心中的地位到底是幾分?」等等一連串令人難以琢磨透的問題,在這一部分中,前半部分除了兩句教訓之言外,其餘都是質問,尤其「我的發聲是否擊中了你們的要害?」這一句,問得恰到好處,真正擊中了人內心深處最祕密的東西,使人不自覺地捫心自問道:我真是忠心愛神的人嗎?心中不覺回想起以往的事奉經歷:包容自己,自是、自高、自滿、自足、自傲,這些全都佔滿,似乎自己是一隻被活捉的大魚一樣,落在這些網之中難以擺脫,而且不時地不受約束,多次欺騙神的正常人性,處處以「己」為先,在被稱為效力者以先似乎是剛出生不久的老虎,一股熱勁。雖對生命有所注重,但有時是應付了事,似乎在做一個奴隸一樣而應付神,在顯明「效力者」期間,消極、退後、愁苦滿懷、對神發怨言、垂頭喪氣等等。這些自己的一步一步的動人精彩的故事,使其在大腦中徘徊,甚至難以入睡,白天精神恍惚,似乎神第二次又將其淘汰,而落入陰間不可自拔。雖說在第一部分中神只是對人提出些令人難解的問題,但細細看來,神的目的並不是單單為了提問而提問,其中包含著更深的一層意義,需細加說明。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第 四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神 是 人 生 命 的 源 頭

B021-神是人生命的源頭-CN (1)

  自從你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間的時候,你就開始履行你的職責,為著神的計劃、為著神的命定而扮演著你的角色,開始了你的人生之旅。無論你的背景怎麼樣,也無論你的前方旅途怎麼樣,總之,沒有一個人能逃脫上天的擺佈與安排,沒有一個人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因為只有那一位——主宰萬物的能作這樣的工作。從起始有了人類,神就一直這樣作著他的工作,經營著這個宇宙,指揮著萬物的變化規律與運行軌跡。人與萬物一樣都在悄悄地、不知不覺地接受著神的甘甜與雨露的滋養,與萬物一樣,人都不自覺地在神手的擺佈之中存活。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

  當黑夜悄悄來臨的時候,人都不會覺察,因為人的心感覺不到黑夜是如何到來的,又是從哪裡發出的;當黑夜悄悄溜走的時候,人們迎來了白晝,這個白晝是從哪裡來的,是如何驅走了黑夜,人的心更不知道,也不覺察。這樣周而復始的黑夜與白晝的變化更替將人類帶入了一個又一個不同的時期、不同的時代背景,同時也成就了神每一個時期的工作、每一個時代的計劃。人在這不同的時期中跟隨著神走過來,卻不知神主宰著萬物生靈的命運,不知神是如何擺佈著萬物、指揮著萬物,這是如今以至於早先的人都未能得知的。究其原因,不是因為神的作為太隱祕,也不是神的計劃還未實現,而是人的心、人的靈離神太遠,以至於人到了在「跟隨神」的同時仍在事奉著撒但的地步,人仍是不覺察。沒有人主動尋求神的腳蹤與神的顯現,沒有人願意在神的看顧與保守之中存活,而是願意依靠撒但、惡者的侵蝕來適應這個世界,適應這個邪惡人類的生存規律。至此,人的心與人的靈成了人獻給撒但的貢品,成了撒但的食物,更成了撒但長住的地方,成了撒但理所應當的遊玩場所。這樣,人在不知不覺中不再懂得做人的道理,不再懂得人生存的價值與意義所在,神的律法、神與人的約在人的心中逐漸模糊,人也不再去找神,不再搭理神。日久天長,人都不再明白神造人的意義,不明白神口中的話語,不明白從神來的一切,人便開始抵觸從神來的律法與典章,人的心、人的靈麻木了……神失去了起初所造的人,而人也失去了原有的根,這就是這個人類的悲哀。其實,從起初到現在,神就為人類上演著一部人為主角的、同時又是受害者的悲劇,沒有人能回答這部悲劇的導演究竟是誰。

  茫茫世間,滄海桑田、桑田滄海,不知多少個輪迴,除了萬物之中主宰著一切的那一位,沒有一個人能引導、帶領著這個人類,也沒有一位「能者」是為著這個人類而操勞預備什麼,更沒有一個人能帶領這個人類走向光明的歸宿,擺脫人世間的不平。神在為著人類的前途而嘆息,為著人類的墮落而痛心,也為著人類一步步走向沒落、走向不歸路而傷痛。沒有人想過,這樣一個讓神傷透心、背棄神去找那惡者的人類會走向何方呢?正因為如此,沒有人去感覺神的怒氣,沒有人去尋求討神喜悅之道,沒有人去靠近神,更沒有人去體察神的傷與神的痛。人都在聽到神的聲音之後仍舊另行其道,仍舊離神而去,躲避神的恩待與看顧,迴避神的真理,寧願將自己賣給那與神為敵的撒但。誰又想過,人若總是這樣執迷不悟,神又會怎樣對待對他不屑一顧的人呢?沒有人知道,神一次又一次地提醒勸勉人類,就是因為他手中預備著從未有過的災難,這個災難是人的肉體與人的靈魂所難以承受的,不是僅僅懲罰人的肉體,而是針對人的靈魂。你要知道當神的計劃落空時,當神的提醒勸勉沒有得到回報時,他將會發出什麼樣的怒氣呢?這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從未嘗到也未曾聽到的,所以我說,這個災難是前所未有的,也是以後不會再有的。因為神的計劃是只造這一次人類,也只拯救這一次人類,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所以,沒有一個人能體會到神此次拯救人類的良苦用心與急切期待。

  神創造了這個人世間,將人這個帶有神賜給生命的生命體帶到了人間,轉而人有了父母,有了親人,不再孤獨。從人看到這個物質的世界開始,人就注定要在神的命定中生存,是神的生命之氣將一個個生命體支撐著「長大成人」。在這個過程之中,沒有人覺得人是在神的看顧之中生存而「長大」,反倒認為是父母的養育之恩,是人生命的本能支配著人「長大」,因為人都不曉得人的「生命」是誰賜給的,是源於何處,更不曉得生命的本能是如何創造奇蹟的。人只知道食物是人生命延續的根本,毅力是人生命存在的源頭,人頭腦的信念就是人生存的資本,神的恩澤與供應人絲毫都察覺不到,就這樣將神賜的生命白白地消耗著……沒有一個神日夜看顧著的人來主動朝拜神,神只是在沒有任何指望的人身上作著計劃中的工作,希望有一天,人能從夢中醒來,突然明白生命的價值、生命的意義,明白神所賜給人的一切所付的代價,明白神苦苦期待人能回轉的急切心理。這一切關於人生命的來源與延續的祕密是任何一個人都未曾考究過的,而只有明白這一切的神在默默地忍受著從神得到一切而忘恩負義的人所帶來的傷害與打擊。人理所當然地享受著生命所帶來的一切,神也「理所當然」地被人背叛、被人遺忘、被人勒索。難道神的計劃真的這麼重要嗎?難道人這個源於神手的生命體就真的這麼重要嗎?神的計劃斷乎重要,但神手中所創造的生命體是為著神的計劃而有的,所以神不能為著憎恨這個人類而毀掉他的計劃,他是為著他的計劃、為著他口中所呼出的氣息而忍受著一切痛苦,不是為著人的肉體,而是為著人的生命,他是為著奪回他呼出的生命,不是為著奪回人的肉體,這就是他的計劃。

  來到這個世界中的人都要經歷生與死的過程,更多的人經歷了生死輪迴的過程,活著的人不久即將「死去」,而「死」了的人又即將回來,這些都是神為每一個生命體安排的生命歷程。然而,這些歷程與輪迴正是神要讓人看到的一個事實:神賜給人的生命是源源不斷的,是不受肉體、時間與空間的限制的,這就是神所賜給人生命的奧祕,也是生命本是來源於神的證據。儘管好多人並不認為人的生命是來源於神,但人都不可逃避地在享受著從神來的一切,不管是相信有神的,還是否認神存在的。如果有一天,神突然改變主意,要將地上的一切都收回,要將他的生命奪回來,那這一切都將不存在。神用他的生命來供應著所有有生命與沒有生命的東西,以他的大能與權柄將這一切進行得有條不紊,這個事實是任何人都想像不到也難以理解的,而這些人難以理解的事實正是神生命力量的體現與證實。就此我將告訴你一個祕密:神的生命之偉大與生命的能量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測透的,現在是這樣,以往是這樣,將來也會是這樣。我將告訴你的第二個祕密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生命源頭都來源於神,無論生命的形式與構造有什麼樣的不同,無論你是怎麼樣的生命體,都不能違背神所制定的生命軌跡。不管怎麼說,我只希望人能明白:如果沒有了神的看顧、保守,沒有神的供應,人無論怎麼努力、怎麼奮鬥都不會得到人該得到的一切;如果失去了神對人生命的供應,那人就失去了活著的價值,失去了生命的意義。這樣的白白浪費神生命價值的人,神怎會讓其就這樣地逍遙呢?還是那句話:不要忘了,神是你生命的源頭。如果人不珍惜神所賜給的這一切,神不但要奪回起初的東西,更要人作出加倍的代價來償還神所付出的這一切。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文章來源:神 是 人 生 命 的 源 頭

更多推薦:

東方閃電究竟源於何處? 

 

東方閃電 | 話在肉身顯現・ 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第 四 十 七 篇 說 話

  公義的全能神——全能者!在你毫無隱藏遮蔽,一切一切從亙古到永遠人未曾揭開的奧祕,在你卻是顯明,全是明亮,再不用尋求、摸索,因今天你的本體已公開顯明給我們,你就是那已經揭開的奧祕,你就是那活活的神自己,因今天你已和我們面對面,我們看見你的本體就是看見了靈界的一切奧祕。真是無人能想像得到的事!你今天就在我們中間,更在我們裡面,實在是太近了,叫我們無法形容,其間奧祕無比!

  全能神已完成了他的經營計劃,他是宇宙得勝的大君王,萬事萬物都在他手中掌管,萬人屈膝敬拜呼喊真神——全能者的名,萬事也藉著他口中的話而成。為什麼你們就是這樣疲塌,不能真心實意地與他好好配合、與他緊密相聯、與他同進榮耀之中呢?難道就甘願受苦嗎?甘願被撇嗎?你們以為我不知道誰為我真心獻上,誰為我真心花費?愚昧!渾人!摸不著我的心意,更不會體貼我的負擔,總叫我為你們操心、勞苦,何時是頭呀!

  處處要活出我,處處要見證我,就是讓你們用嘴說嗎?不知好歹!在行事中沒有我,在日常生活中更沒有我!我知道你們根本不把信神當作一回事去對待,要不在你們身上就結出那樣的果子!還不醒悟,再這樣下去,要羞辱我名的!

  問問你自己,在你說話當中有我同在嗎?在你吃飯穿衣時都有我的應許在其中嗎?你們真是粗心!有一點不點到頭上就顯出你的原形,你們都不服氣。若不這樣,你們還以為不錯了,自己裡面有了,豈不知自己裡面裝的盡是撒但的醜惡面目?與我配合把這些東西全倒乾淨,讓我的所是所有也能在你裡面佔有你的全人,這樣才會活出我,才會更實際地見證我,才會讓更多的人因你們而歸服我的寶座前。要知道你們肩上挑的擔子是多麼重:高舉基督、彰顯基督、見證基督,使萬人得救,使我的國堅定不得動搖。我全都點明了,免得你們總是得過且過,不認識今天工作的重要性。

  遇事束手無策,像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這是你們的性情。從外表肉體看是個成年人,可裡面的生命卻是小孩子的生命,只會惹禍,給我加添負擔,有一點事我沒操心,你們就惹事,不是這樣嗎?不要自以為是,我說的都是實在話,不要總認為我整天教訓你們,好像我唱高調,你們的實際光景就是這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文章來源:第 四 十 七 篇 說 話

更多推薦:

東方閃電 | 我在全能神話語面前低下了頭 

全能神教會| 《寶座流出生命河的水》